田春(冰河)日记节选


20061023

如果你认为看完并且看懂了这五本书:

就能写出完整的Common Lisp程序来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不过要看完上述5本书仍然是件一很艰难而且很耗时的事,这就是为何成为Lisp的程序员更难一些的主要原因,规模大并且有自己的独特编程风格。事实上对于C程序员来说,上述5本书只相当于K&R的《The C Programming Language》而已,正如写一个完整的C程序还需要诸如编译,调试,Makefile(或者全套的autotools)以及各式各样的第三方库那样,编写完整的Common Lisp程序绝不仅仅是打开一个lisp的交互环境后输入一个(format t “Hello, world!-%)那么简单

binghe-blogs-notes-0.png


20130909

作为一个技术人员,在我28岁的今天,我希望自己所做的每一项工作的成果都能长久的保存下来,让后人可以受益哪怕至少还能看到。任何一件事如果达不到这个要求,我就不怎么想做了(年纪大了)。一个程序员写的程序如果仅是为了糊口,而完全不关心自己所写出的代码存在的意义,任其随着公司产品的生命周期结束而结束,那就太可悲了。我不愿继续做系统管理员,也主要是因为这一考虑,多年的SA做下来除了自身的提高以外几乎没有什么留下;但是当我被指派去维护一个百万行代码级别的大型Lisp软件项目时,我看到了20年前写成的无比精妙的Common Lisp代码,今天还在使用,其所编译出来的软件还能卖钱。这不得不让我联想到我今天写的每一行代码。也很有可能被20年后的Lisp程序员继续维护。这种工作成果的持久性给了我额外的动力,而这是网易给不了的。

binghe-blogs-notes-1.p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