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剩美国:我们眼睁睁看着末日的降临

欧洲的低人口增长率以及为了维持高福利,必然要求引入新的人口,而现在穆斯林国家的人口增长率是最高的。现在欧洲每一个家庭平均是1.3个孩子,而穆斯林国家平均是3.5个孩子。如果一个欧洲国家里面有10%的穆斯林人口的话,那么两代下来穆斯林人口比例就会超过传统欧洲人口。国家人口结构变化导致政治,社会,教育,文化,甚至对待历史的方式都要发生相应的变化。

> "如果西方世界变成穆斯林有什么不对,有什么不好吗?" 我认为这是多元文化思维框架下的自我阉割的结果。当许多人从新奥尔良搬走,不愿再住在那里,市长很是担心。因为他说,新奥尔良已经成为"一座巧克力城". 这座城市的新居民不会再让新奥尔良像以前那样。

> 我爱阿曼,我爱开罗,我喜欢拜访这些城市。但是我想在开罗安家吗?我想在开罗做生意吗?我想在那里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吗?即使是在约旦这个最温和的穆斯林国家?不,我非常高兴能去那里参观访问,但我却非常高兴回到家,回到自由的个体自治的西方社会。

> 对于大规模移民的依赖,总是一个社会的结构性失败的象征。

很推荐大家找这个视频来看看: http://www.acfun.tv/v/ac899044. 有时间的话也希望可以看看这本书.